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易翔听书阁 > 仙侠小说 > 修仙从电视精开始 > 第四十章 又是如此

修仙从电视精开始 第四十章 又是如此

作者:云落竹 分类: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12 18:38:41 来源:易晨导航

唐夏被一个黑乎乎光脑袋喊醒时,朝阳刚好斜照过来,在来人脑后映出一个巨大光轮。

视线往下,终于从满脸烧焦的络腮胡认出是卞岳。

衣衫褴褛,对,是说卞岳,比乞丐装还不如。

而他,一如前面小玄雷和在赤阳遇到的雪狼精渡劫,虽然被雷劈的过瘾,但身上这套新换衣服完好无损,简直是奇迹。

之前卞岳一直是重金属风着装,那身闪亮的铆钉皮夹克,在七砚山简直晃瞎众修士眼睛。

万万没想到,上面铆钉全是符珠伪装的,这,阴人利器。

试想一下,对敌时,将要交手,大喊等一下先脱个外套热热身,然后趁机兜头一衣服的铆钉打过去,不死也先来个重伤,不是风格不同,他都有点心动了,看谁还敢骂发闪光的是个变态……

等等,被雷劫劈的,脑子不够用了?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撑着一旁石块要坐起,差点摔个脸朝下,发现石块虽然保持完好,但稍微触碰一下,便会化成粉末,之前地笸箩扣罩的范围内石块全是如此,只四处不见有黄色碗状的东西,想必被劫雷劈成渣了吧。

唐夏忙又伸手往后摸,古怪的,别说里面的电视,连平板包都是一样完好着。

对了,还有一个人呢?

“马道兄没有渡过三品劫。”见唐夏探头探脑,卞岳指着一旁躺地上的黑乎乎人形物,作为这次渡劫的主角,全身裹着布条,脑袋上头发至少焦了大半,隐约都能闻到烤肉味。

反观唐夏,清晨时分,卞岳是第一个醒来,当时唐夏头脸还有些黑漆漆的,气息匀称如睡熟一般。

而等卞岳静坐调息恢复,就见唐夏的肤色已经变回如常了,

其实卞岳更想说,别说马闻信,这样连贯劫雷轰下来,摊谁都渡不过去啊。

“多亏你的葫芦,马道友渡劫失败,好在人没事,只修为折损严重,又受了不轻的劫伤,短时间怕是醒不了。”

昨天劫雷接二连三下来,卞岳撑的比唐夏要久些,看到马闻信在连续闪电轰下来时,用尽了所藏手段,仍是没能撑过第六道。

后面眼看再来一下人就要完了,却有一道淡金色葫芦影突然从马闻信身外浮现,紧随而下的第七道劫雷立刻把葫芦浮影给击碎,后面,劫云却偃旗息鼓而散。正常来说,若不是渡劫成功,就只有渡劫之人被劈的身死道消,劫云才会被驱散……

“那头长翅膀的鹿精呢?”听卞岳说完,唐夏也有点搞不清,毕竟兑换时只说会大大降低渡劫成功率,没有说什么渡劫失败还能保命啊,难道是金葫芦隐藏功能。

问完,顺着卞岳手指方向,唐夏瞧见不远地上有一片巨大的焦黑灰烬。

昨晚威力巨大劫雷下来,他和卞岳、马闻信好歹还有地笸箩给挡了数下,鹿精却是在外面一个人死扛,应该没料到劫雷会跟吃了补药一样,那么猛!

卞岳示意他抓紧在这边打坐修整,然后径直掠向百多米外的高丘之上,后凭空从身前变出一个手机,拿眼前在那边左右走了走,之后拨打电话。

劫雷把这里手机信号给劈没了?

唐夏吐糟一句,见卞岳打电话打的认真,一旁地上的马闻信又昏死不省人事,于是,他悄悄脱下背包。

包真是丝毫无损,明明布料很一般,就和他身上衣服一样,这究竟是他的缘故,还是电视精呢。

半拉开背包,唤醒电视屏幕,见上面果然有着几行小字。

昨晚被后面劫雷连续击中,到底之前,他脑海响起一声清晰提示音。刚才查看,看到上面有一条漏掉的信息,“检测到劫余,是否抽取。”

此刻见电视屏幕上写着。

“长时间未应答,默认抽取。倒数,三、二、一……抽到鹿精劫化法宝,地笸箩。”

“检测到频道没开启,捡取失败,该劫化法宝灭失。”

果然又是如此。

幸好晕的早,不然看到这样信息也会气的吐血再晕。地笸箩啊,卞岳和马闻信这样二品修士说困住就困住,还附带减肥的功效,又是一次捡取失败!

唐夏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想办法快点渡劫升到一品,看看那个空间频道是不是和法宝捡取有关。

不过,提到渡劫,他已经算有两次经验了,一个赤阳的雪狼精,另一个是旁边的马闻信,好像俩结果都很凄惨啊。

据卞岳所述,若不是那古怪的金葫芦,马闻信这会也是和雪狼精一样下场,如此来看,渡劫致命性太大了。

接着去看屏幕,等怒气值317跃入眼帘,他翻涌心情终于舒解些许。

鹿精还是作出了很大贡献,和上次的雪狼精一样,给了50的怒气值暴击,两者相似的地方,除了都是精怪外,遇到时都是在天劫之内,最后两个又都被劫雷给灭了。

看到高丘上的卞岳挂掉电话,唐夏连忙把电视关上,重新装进平板包。

“联系到一个道友,说瑞光上人……”卞岳一脸凝重的走回原地,再次扫一眼躺地上的马闻信,他话说一半忽顿住,转而问,“那个葫芦,你还有?”

“还有。”唐夏含糊应着。

卞岳哑然,清楚听到唐夏说的是还有,而不是还有一个或还有两个之类的。

其实卞岳明白自己的唐突,之前处理劫云外泄赠送雷符珠,是因一戒的关系。这次带唐夏来七砚山,也是为释空长老所托。

这一路逃过来,他对唐夏印象很好,像之前他取出本命符珠,结果对方却愿意留下来共御强敌,此刻唐突的发问,见唐夏并没有介意,对唐夏观感顿时又好上许多。

要知修道之人,最忌讳打听别人的法宝、功法这些,但他实在担心的很,“你和一戒关系那么好,以后喊我卞师兄、师兄都行,千万别喊名字。”

对卞岳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唐夏也松了口气,心想万一在追问金葫芦下去,他就只能扯谎了,电视精是他无法向任何人道出的秘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