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易翔听书阁 > 仙侠小说 > 一剑倾国 > 2、他曾少年学慕艾

一剑倾国 2、他曾少年学慕艾

作者:一介白衣 分类: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8 17:33:22 来源:亿软阁

“李苦,你想出人头地的话,我可以给你写一封大禹学宫的推荐信,但是能不能进去,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老铁头把拐杖放在一边的草垛,解下腰间的旱烟管咬住,塞入烟叶,拿出火折子点起来。火光映出他充满胡渣子的脸庞,一条从颧骨到下颔的刀疤,像蜈蚣一样狰狞醒目,据他所说,这是他当年斩杀一个阿修罗族将领留下来的,是他一生最为自傲的功勋。但是李苦却听另一个在伙房帮闲的老头说,其实那个阿修罗族将领临死前给他留下的是一条瘸腿,而脸上的刀疤是他自己练刀的时候不小心砍伤的。长州边陲特产的烟叶热辣浓烈,呛得一旁的马儿打了个响鼻。这个瘸了一条腿,已在马厩养了十年战马的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丝毫不担心飞散的火星把草垛点燃,马儿们看到火光,不安地躁动起来。

“你就一破养马的,还想给我推荐,不自量力。”坐在棚顶上的李苦用脚勾住房梁,上半身像柳枝一样软软地垂下来,黑衣黑裤的他,在黑夜中像一只倒挂的蜘蛛,但是他的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烟叶燃烧的微弱火光,在他的稚嫩的朝气面前,羞惭得抬不起头来。他是长州边境一个小山村的山民,十年前村子遭遇了兵祸,年仅八岁的他逃出来,被老铁头捡到收养。

“破养马?老子当年在龙庆护军供职,官拜军都御使,那可正五品的大官!”老铁头怒目圆睁地瞪着李苦,“你不就以为你在黑铁营,只要再服役几年,就有资格加入龙庆护军,老子告诉你,不是大禹学宫出身的,去了也只是最下层的杂役!”

“是,我知道,然后你就犯了错误被赶出来了嘛。但是学宫有什么好?温室的花朵,能打仗?”李苦不屑地说。

老铁头吸了一口旱烟,慢慢地眯起眼睛,“我怎么收养了你这个愚蠢又短视的家伙。真正厉害的人物,不需要上战场,就能将士兵们当成棋子纵横四方。当今朝廷,位高权重的那几个,哪个不是大禹学宫出身的?我告诉你,要在龙皇的朝廷里当大官,你就要有龙皇的印记,这个印记就是大禹学宫。”

李苦想了许久,静静地说:“如果我不想当棋子呢?”

老铁头的神色一怔,仿佛第一次认识李苦一样,惊讶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才缓缓道:“那你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修行者,厉害到谁都杀不了你。”

李苦又翻身坐了上去,仰望头顶上的万亿星河,“老头,这信你还是给我写了吧。”

“你不是不想去?”

“听说学宫会提供法门,我要当一个修行者,主宰我自己的命运!”

……

雨很大,破庙很挤,李苦赶到的时候,几乎能落脚的地方都被占了,他的到来引起了许多好奇的目光,这些目光在李苦感觉,就好像绵羊一样软弱无力,哪有异族侵略者的那种夺命逼人,他不屑地向一个看起来块头最大,目光最凌厉的青年走过去。这个青年比李苦要高一个头,生得十分壮硕,看装扮应该也是去赶大禹学宫入学考的。他一个人霸道地独占整张神案。

“你下来到外面去。”李苦拍着身上的雨水,看都不看壮硕年轻人。

“凭什么?”壮硕青年冷冷道。

“就凭我可以要你的命。”李苦道。

“我先送你上路!”壮硕青年虎目一瞪,一个擒拿手就抓向李苦的手臂,他决定要将李苦的手臂关节一节一节捏碎,以惩罚他对自己的不敬。

李苦不知怎么的就让过了这一抓,并且反过来抓住壮硕青年的手腕一拉,后者立刻失去了重心,不由自主地栽到地上,他欲运劲震动地面,将自己的身子弹起来,手腕却被李苦拗断,剧烈痛楚使他失去大部分反抗的力量,李苦又加上一个膝顶,就牢牢地将他控制在地上。

“就你这花拳绣腿,也敢在我面前丢丑!”李苦厉笑一声,右手抬起,也呈擒拿状,如毒龙钻般抓住壮硕青年后背的一块肌肉。这个部位牵动了整个后背的肌肉群,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啊——”凄厉的惨叫从壮硕青年的口中发出来,他的背诡异地隆起一个大包,其余部位可见青森森的骨头。李苦抬起左手,狞笑着正要一根一根拗断那些骨头,忽听梁上传下来一个悦耳的嗓音:

“兄台,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又没有得罪你,何必下这样重手呢?”

“小娘们,我早知你躲在上面,看戏就看戏,不要多管闲事!”

李苦仍要继续,却发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了开去,心中暗惊:这就是修行者的力量?

壮硕青年脱了困,没命地冲入雨中,再也不敢回头。

破庙里陆续有几个逃走,他们没有胆气跟李苦在一个屋檐下同处。

李苦没有发作,不动声色地抬头望了一眼,他口中的小娘们躺在梁上没有动,他忌惮修行者的力量,也没有追逼,就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径自躺到神案上睡了。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已亮,雨也停了,雨后初晴的半边天空,挂着半轮艳丽的彩虹。破庙里人都走光了,唯独那个小娘们站在门口,似乎在观赏这难得的景致。

龙皇的气候要比长州好得多,在李苦看来,龙皇就是一个巨大的温室,养出来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花朵,被长州的寒风一吹就会折断。

鉴于缺乏对修行者的认知,李苦不打算招惹小娘们,收拾了自己的行头就要离开,不料那小娘们却在门口将他拦住,他心中发狠,在对方开口之前,暗暗抽出短剑,就要给对方来一下狠的,但是又被类似于昨晚的那种神奇力量给推到了后面去。

“你干什么?”他把短剑藏在袖子里,像一匹独狼般盯住女子。

“我看你的手段,应该是长州军伍出身,在战场上无可厚非,但是怎么能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普通人?你太残暴了,很多人会因为你而受到伤害,我又不想杀你,所以……”女子的说话条理分明,逻辑清晰,但是结论却有些迟疑。

李苦跨前几步,猛地抽出短剑,正逢女子半身转过来,初晨的阳光洒在那白皙如雪般的娇靥上,渲染出两朵微醺的小花,美艳不可方物。女子的鼻子挺翘,面庞的轮廓线条分明,似乎是混血种。他从未见过皮肤那么白,长得那么好看的小娘们,一下子惊呆了。他呆看了许久,才看明白,小娘们脸上的两朵小花,分明是娇羞的红晕。

“所以?”他呆呆地问。

女子说:“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跟着你,管住你,不让你伤害别人。对了……”她嫣然地一笑,“我叫白星,你叫什么名字?”

“白星?”李苦道。

“对,我喜欢白天的星星,所以叫白星。”白星指了指天上说。

“白天有星星?”

“有的,只是它们被太阳的光掩盖了。”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许多年以后,白星躺在李苦的臂弯里问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要逃跑,李苦温柔地对她说:“我看着你的眼睛的时候,从我的瞳孔里倒映出来的,是星辰和大海。”

“你不要跟着我,不然我杀了你!”李苦匆忙翻窗逃走了,他的心跳得很快,他以为自己病得不轻,怕是快要死了,他不想在白星面前死。但是他太小看修行者的力量了,他的肉身之力,怎能敌修行者的轻功身法。

在第二十七回打猎被阻止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在树林里对白星破口骂道:“臭娘们,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连肉也不让我吃,你以为你是谁啊!”

白星静静地说道:“刚刚那只小鹿才出生没多久,你就要吃它的肉,太残忍了,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她说着就地取来材火,煮了一锅小米粥,然后盛了一碗给李苦。

李苦的肚子正饿得“咕咕”叫,无奈接来。粥里面也不纯是米,还有腊肉果蔬,但是连续吃了二十多天,早就腻歪了。他看到白星小口地咬着一块腊肉,不屑地说道:“你跟我这里装什么善良,明明自己也吃肉。”

白星认真地道:“不吃肉肚子容易饿。”

李苦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打猎,那鹿肉可香了,你就不想吃?”

白星道:“我明白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道理,但是上苍有好生之德,打猎如果不是因为果腹,那就是滥杀无辜。我既带着肉,你又何必去伤害它们?”

李苦暗恨道:“那你带了多少肉?”

白星道:“不多了,只够我们吃两天。”

李苦眼睛一亮,正要接口,白星忽然认真严肃地补了一句,“所以我们要在两天之内赶到天上京,不然就要挨饿了。”

“凭什么我要跟你一起挨饿?”李苦悲愤欲绝。

白星嫣然一笑:“就凭你打不过我啊。”

PS:他曾少年学慕艾,誓此沧海,磐石不能移~~~李苦的篇章终于到了。当然,本卷作为第四部收尾卷,核心主题还是“龙神图”,李苦的故事,我会尽量简洁地刻画完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